· 68 次阅读

晚清的酷刑:檀香刑

莫言的《檀香刑》据说非常的阴晦与残忍,抱着好奇心我本周读完了。果不其然,一开始我甚至有点读不下去,看着文字脑海中想象出来的行刑场景让人不寒而栗,还好到最后读着读着也就麻木了。

故事的主线是,一个叫孙丙的人带头砸了德国修建的铁路,杀了几个德国兵。袁世凯与德国司令克劳德决定公开处刑孙丙,以儆效尤。效力清王朝长达四十年的头号刽子手赵甲决定使用传说中最残忍的檀香刑,以保证孙丙受刑后依然能存活五天,从而给五天后火车通车献礼。

这是个黑暗的年代,清王朝摇摇欲坠,外部列强环绕,国内义军蜂起。象征封建王朝的侩子手名义上风光无限,实际上只不过是列强的走狗罢了。一开始依附于旧王朝的知识分子,最后幡然醒悟,亲自打响第一枪,饱含对这个时代的控诉。

文章的叙述技巧比较新颖,基本都是以某一个角色的视角来叙述事情。主要角色都有过辉煌或者得意的时刻,最后也均被时代裹挟,或癫狂或身灭。

孙眉娘

故事中的女主角,有着一双格格不入的大脚,嫁给了傻乎乎的赵小甲,开了一家狗肉店,生意红火。由于长得还不错,且生性风流,人称“狗肉西施”。

与高密县令钱丁一见钟情,保持着几乎大家都知道的情人关系。当然,傻乎乎的赵小甲是不知道的,他一直以为每次孙眉娘只是去送狗肉而已。

一切都很美好,直到公公赵甲突然回家。一切都很顺利,直到她爹孙丙犯事被抓。尝试过与叫花子营救孙丙,最终皆不如意。连情人钱丁也迫于袁世凯和德国人的压力,无力放她爹出来。

孙丙

高密县东北乡人,猫腔的集大成者。由于与钱丁比试胡须的争斗中落败,被羞辱乃至最终被黑衣人 (钱丁随从) 连根拔起了剩下的所有胡须,从此归隐。开了一个小条馆,娶了戏班里的年轻的唱旦的小桃红,本想安安分分的过日子。

德国人要修建一条从济南到青岛的铁路,正好贯穿高密县东北乡,大家都觉得这会影响风水,却又无可奈何。一天,德国兵竟然在大街上歌辱小桃红,孙丙盛怒之下失手杀死了一个德国兵。

德国人抓捕孙丙不成,灭了孙丙满门(小桃红和两个孩子)。孙丙灰心丧气,投靠了义和团。

再次归来的时候,号称岳飞元帅附体,刀枪不入,引得一批信众。终于,在到达一定规模之后率众砸了正在修建的铁路,杀了几个德国兵,占据了一座城池作为根据地,算是彻底造反了。

到底抗不住德国人的坚枪大炮,被捕入狱。孙眉娘与叫花子合谋在行刑的前一天用狸猫换太子的计谋想救出孙丙,怎奈孙丙英雄主义豪迈气概风起,竟不愿光走。白搭了叫花子数条人命。

最终被施以檀香刑,几乎撑到了最后-天。

赵甲

清王朝的头号刽子手,几乎熟练掌握各种残忍的酷刑。入行四十年,多少王公贵族,太监宫女乃至戊戌六君子,均惨死于她的手下。由于帮袁世凯完美的凌迟了企图刺杀他的叛徒钱雄飞,受到了慈禧与光绪帝的召见。从此,荣归故里。

赵甲自觉自己劳苦功高且又有慈禧的赏赐,更是把县令钱丁与山东巡抚袁世凯不放在眼里。多次受邀后,方出山来执行孙丙的檀香刑。

在他的心目中,侩子手这一行也该世袭,所以他决定带那个杀狗的傻儿子赵小甲一起执行这次的檀香刑,哪怕慈禧当面曾经告诉他,朝廷决定废除这些酷刑,这也是他告老回乡的主要原因。

赵甲天然有着一股畸形的荣誉感,他深深的觉得为朝廷出了很多力,国家也离不开他。檀香刑作为他的封笔之作,他极力追求完美,事实上他也几乎做到了。

钱丁

高密县县令,以“爱民如子”为自己的政治纲领。娶了曾国藩的外孙女为麦,虽然妻子不能生养,但是依然相敬如宾。

有着非常美丽的胡须和好看的外表,在裹脚的年代里却偏偏喜欢孙眉娘的大脚。看到了清王朝的腐朽不堪,却仍然抱有一丝幻想。与孙丑娘算是真爱,在孙丙落难之时,也数次施以援手。

孙丙事发之后,钱丁对孙丙有着深深的同情,毕竟事情的起由都是源自德国人的漫无军纪,欺辱百姓,还要强行修建铁路,开通火车。

行刑的前一天晚上,钱丁甚至去刺杀赵甲。可第二天听到袁世凯对他讲,此事过后他还有升迁的一丝希望,又悄悄的偏向了朝廷。直到看到孙眉娘的梨花带雨,看到孙丙的奄奄一息,看到猫腔戏班的唱戏告别以及德国兵对戏班的残忍血洗,钱丁彻底陷入了癫狂,他杀死了赵甲父子,提前结果了孙丙,为这场大戏强行划上了一个句号。

尾声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孙眉娘与钱丁的结局不言而喻。

在那个看不到希望的年代,人们不知道该何去何从,陈旧的事物尚未消亡,黎明的曙光却也尚未亮起,一切都好似浑浑焉焉。

(本文完)